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魅魔的生存游戏】(10-11)【作者:zhuanyongj】
【魅魔的生存游戏】(10-11)【作者:zhuanyongj】
字数:66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冲动的代价

  「啊——」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呻吟,梁雪在这场惊天动地的战争中率先败下阵来。她下腹部不停抽动,将唐杰的肉棒大力挤了出去,失去了支撑的她瘫软在地上,翻着白眼,张开嘴尽力地伸出舌头,随后失去了知觉。淫靡的液体从她的下体流出,沾湿了好大一片地面。

  然而一旁的唐杰却并不满足,他在具有催情效果的各种道具的作用下,早已失去了理智,下身怒挺如龙,他一把撕碎了自己T恤,露出了一身肌肉,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一旁饶有兴致的艾莉,向她扑了过来。

  「给我……我要……」唐杰发出了野兽一样嘶哑的低吼,但是艾莉却不为所动,眼见唐杰已经扑到了她的面前,她也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般,依旧带着笑意。

  唐杰没有受到阻碍,一双手就摸到了艾莉丰满圆润的酥胸上。上面传来的柔软的触感,即使隔着些许薄衣,也能清晰感受到。

  然而就在这时,艾莉用手机对着唐杰拍了一张照片,伴随着闪光灯的闪烁,唐杰的四肢一瞬间被凭空锁住,两只胳膊被不知名的力量向后拉,然后固定在了空中,两只脚也被钉在地面动弹不得。他空有一身力量,现在却完全无处发力,但是下体传来的冲动却让他无法安静下来,他挣扎着,发出了狂躁的吼声。
  「果然,这样就可以对他使用法术了,看来是被算作袭击裁判了呢。所以说,不要轻易挑衅裁判的权威啊。」艾莉摇摇头,伸出右手按在了唐杰的额头上,然后冷冷地说道:「安静。」

  只一瞬间,唐杰就变得平静了下来,不再挣扎嘶吼,但是下体却依旧肿胀如牛。

  「作为裁判,我有权利直接将你逐出游戏,但是念你触犯,就警告一次好了,罚你些精液,顺带也是咖啡的价钱。」艾莉笑着走回了收银台,从后面的架子上取下了一个300毫升左右的玻璃瓶,然后又回到了动弹不得的唐杰面前。
  这个时候,唐杰已经在艾莉魔法的作用下恢复了理智,看了看自己被固定在空气中的双手,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无济于事,于是向艾莉怒吼道:「臭娘们,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不是裁判吗?不是不能对我们出手吗?」

  「少年郎,稍安勿躁。」艾莉笑眯眯地走到他跟前,打开了刚刚拿在手里的玻璃瓶,「仔细想想你都做了什么事吧。」

  唐杰老脸一红,想到自己之前还在和梁雪水乳交融,竟然有些害羞,这时他才意识到,梁雪在哪?

  于是连忙费力地回过头看了看之前二人坐的地方,发现梁雪在不远的地方瘫倒在地,下体还残留着激情的痕迹,心下放心不少,却也后悔起自己的所作所为来。

  「想起来了?」艾莉将瓶子套在了唐杰耸立的肉棒上,瓶口竟然刚刚好。
  「我和梁雪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把我吊在这里?」唐杰又问。

  「看来你还没完全想起来,来给你看看证据。」说着,艾莉从胸前的事业线中掏出了之前藏起来的手机,简单划了几下,之前照下的唐杰袭胸的照片就出现在了屏幕上。

  这下唐杰不说话了,他仿佛有印象,又仿佛没有,那段时间的记忆非常模糊。但是既然对方拿出了证据,就连一点反驳的余地也没有了。

  「袭击裁判可是要直接判罚出场的,不过我念在你是初犯,又失去了理智,所以给你点警告。」艾莉指了指套在唐杰阴茎上的瓶子,「算上之前咖啡的价钱,用精液装满这个瓶子,就放你和你的小女朋友离开。」

  唐杰低下了头看了看那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瓶子,皱起了眉头,想了想,又问:「我能拒绝吗?」

  艾莉摇摇头,媚笑着说道:「当然没有。而且,因为你是犯错需要惩罚,所以射精的过程你是无法享受到的。」说着,艾莉打了个响指,唐杰瞬间便感觉到自己的精囊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随后肉棒上的瓶子也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吸引力,直吸得他生疼。疼痛让他的精关一松,一股白色的液体就从马眼中流了出来,然而唐杰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快感,也没有任何类似射精的动作,但是精液的流淌就是停不下来。

  「你这恶魔……」唐杰忍着疼痛,咒骂了一句。

  「噗,我可是魅魔啊,恶魔的一种哦。」艾莉笑了笑,然后看了看瓶子已经装满了唐杰的白色液体,打了个响指,唐杰顿时感觉瓶子的吸力消失,精关也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思闭合了。「好了,多谢惠顾,欢迎再次光临小店哦。」

  唐杰刚想继续咒骂,无奈一阵眩晕感袭来,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艾莉摇了摇头,没有再去管二人,将小瓶放回了原处。然后打了个响指,一道光芒闪过,二人就被送到了图书馆一楼的休息区。

  「嘛,帮你们穿好衣服吧,就当是特别服务了。」

  李凡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躺在之前被车菁追上的草地上,而车菁正趴在自己的身上,她已经变回了普通人的姿态,全身赤裸地趴在李凡的胸膛上,平稳的呼吸吹得李凡的乳头有点痒痒的,于是他伸出手抓了一下。然而这轻微的响动还是吵醒了本就没太睡安稳的车菁。

  「嗯……」车菁慵懒的抻了个懒腰,从李凡的身上坐了起来。李凡这才发现,二人之前因为放纵做爱而相交在一起的部分并没有分开。而车菁的小腹,不知何时印上了和自己肉棒上的紫色纹路一样的淫纹。

  「这道淫纹应该就是性奴隶的印记了吧,被我家老弟印上去的,一道爱痕。」李凡心中沾沾自喜。

  见李凡不停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己,车菁这才意识到事情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连忙捂住自己的胸:「你……你……」然而因为过于慌乱,支吾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李凡也没有说话,抱着手臂,微笑着看着车菁。

  车菁这才想起自己也是有厉害道具的,于是连忙找到了被她扔在一旁的笔记本,撕下了其中一页,念动咒语,那页笔记就化作一团火焰出现在了她的手中,然而正当她想要把这团火焰丢到李凡身上的时候,却被李凡喝住了。

  「停手!」

  车菁的手便不由自主地停在了半空中。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车菁大惊失色,无论她怎么努力,手上火焰却都无法射出。

  「原来真的这么管用啊……」李凡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性奴隶印记竟然有如此效果,于是说道:「没想到吧,那个你很在意的小弟弟,根本不是你所能驾驭的。现在你已经是我小弟弟的性奴隶了。看看你肚子上的淫纹吧,是不是和我小弟弟上的一样?那就是努力的证明。」

  车菁连忙收了火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一个心形的紫色纹路如同胎记一般印在上面,和自己白皙的肌肤融为了一体。想要伸手去摸一摸确定一下真伪,却发现自己的手依旧动弹不得,急得哭了出来。

  以往的李凡最是见不得女生流泪,说白了也有点烂好人的意思。但是现在,自己身上这个女生,他却没有半分可怜。一个害得自己这么惨,又差点把自己变成性奴隶的女生,有什么可在意的呢?

  「哇……我的一世英名……我还想赢得比赛的胜利……我还想后宫成群……这不公平……」

  车菁无力的哭喊着,李凡无动于衷,没过多久,车菁就哭得累了,渐渐开始了低声地抽噎:「你这个坏蛋……变态……」

  李凡在地上习惯性地耸了耸肩,但是草地上的石子却划得他后背有些疼,他这才意识到二人还没穿衣服的躺在草地上。于是李凡开口道:「有什么宏愿,咱能不能先起来,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衣服穿好了再说?」

  车菁很不情愿地「是」了一声,然后起身,将一旁的衣服捡起,抖了抖,穿在了身上。

  然而李凡的衣服已经被车菁撕碎了,只剩一地的碎片。于是李凡坐起来大声喝问道:「我的衣服呢?」

  车菁吓了一跳,却因为奴隶契约的关系,无法违抗李凡,于是低头回答道:「被我之前不小心撕了。」

  李凡见状,心中不由得施虐之心大起,于是再次喝到:「你这是认错的态度吗?要跪在地上说『主人我错了』才行。」

  车菁没有办法反抗,身体不由自主地跪在了地上,咬着牙说道:「主……主人……我……错了……」

  李凡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转头看了看一旁女生宿舍的方向,忽然心中一动,想出了一条妙计。

  「没有衣服就没有吧,你之前不是想把我变成性奴隶然后带进女生宿舍吗?现在需要你配合我演一出戏了。」

            第十一章:车菁的反击

  车菁听到这句话,心里暗道不妙,若是让这样的人在女生宿舍里翻云覆雨,全体女生只怕都要拜倒在他胯下一根大屌下。心中连忙思索对策,却毫无头绪。她现在的状态,虽然是也是性奴隶,但是却和之前自己用奴隶契约签订的状态并不一样。

  奴隶契约具有强制约束性,能够让被迫签约的性奴隶失去神志,成为契约主人真正意义上的傀儡,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这次自己莫名变成性奴隶,却保持了自己的理智,似乎更加温和,却依旧无法反抗对方。

  车菁暗中摸了摸自己腹部的淫纹,与寻常皮肤没有任何分别,就好像是天生的一般。不禁让她想起,之前签订奴隶契约时候印在性奴隶额头上的痕迹,是不是也和这个淫纹一样呢。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抓住了一点点的灵感。
  「李凡……」车菁想要开口和李凡商量,却被他一个凶狠的眼神瞪了回来。
  「叫我什么?」李凡冷冷说道。

  「主……主人……」尽管心里不知有多抗拒,但是话到了口中却终究变成了一声恭敬的

  主人,「你不过应该是一只对我摇尾乞怜的哈巴狗,凭什么让我叫你主人?等着瞧吧,我一定会让你跪在我脚边,哭着喊着求我踩你的鸡巴。到时候我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

  李凡没法听到车菁的心理活动,于是笑道:「这才像话,作为性奴隶,就要有性奴隶的自觉。你之前不是也强行和别的男生签订契约把他们变成性奴隶了么?现在我只是要你还债而已。」

  车菁依旧跪在地上,膝盖已经有了些许的疼痛,然而没有得到李凡的允许,她无法起身,「主……主人,求求您放过我寝室那些姐妹吧。」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车菁的演技也是深谙其道。尽管心中恶心,脸上还是做出谄媚哀求之色,可怜兮兮地看着李凡。

  「哦?给我一个放过她们的理由,如果我满意的话,兴许一高兴就放过她们了。」李凡俯下身来,轻轻捏起车菁滑嫩的下颌,将她低下的头强行抬起,「但是如果我不满意的话……哼哼……」

  李凡原本的性格并非如此,他本是个平庸的人,期望着在大学里有个美丽的邂逅,一段甜美的爱情,对方最好是个强势一些的女人,说白了就是有一点抖M的倾向。李凡平日里用来自我慰藉的作品也多是此类。然而在这个游戏的大环境之下,不知是否是被胯下那变异了的肉棒所影响,他的性情完全变了个样。
  车菁想了一想,对着李凡撒起了娇:「有我一个不就够了吗?我能卖萌,能女王,还能变身魅魔给你超爽的快感。所以就放过我的朋友们吧,好不好嘛?」说着,还用自己的手指轻轻在李凡的光着的脚面上画起了圈,让李凡一个激灵,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然而李凡很快便收摄心神,掐着车菁的下巴,摇摇头说道:「只有你一个就够了?谁给你的信心?陈信宏吗?」然后一把将她丢在地上,「老子要的是后宫,老子要所有的女人都是我的性奴隶,你懂吗?老子现在有了这根鸡巴,什么女人来一个我收一个。」

  看着无限膨胀中的李凡,车菁心中更是恨,自己竟然会栽在这样的小人手里,然而她却不能表露出来,她知道这种时候只有让李凡麻痹大意,自己才可能会有可乘之机。她趴在地上,将脸深埋在自己的手臂之中,默不作声。

  「行了,起来吧,跟我说说女生宿舍的情况。」李凡找了几片衣服的碎片,铺在草地旁边上的台阶上,一屁股坐在了上面,拍了拍自己的腿,「坐在上面给我暖和暖和。」

  车菁心里很不想起来,但是身体却依旧不受控制的爬了起来,然后背对着李凡轻轻坐在了他赤裸的大腿上。柔软而温暖的触感一瞬间就让李凡的肉棒抬起了头,轻轻打在了车菁的股沟之中。惹得她一声轻呼。

  李凡听了,拍了拍车菁的屁股:「叫唤什么,又不是没尝过我这根大屌。」然后伸手从背后抱住了车菁,两只手抓着车菁的两只酥胸,用力揉捏了一番:「不错不错,之前还没好好品尝,原来这么大。」

  车菁「嗯~」地呻吟了一声,只穿了衬衫和内裤的她假装不经意地将严黄的小弟弟轻轻夹在了双腿柔软的肉肉之间,然后稍稍摩擦了一下,回答道:「主……主人想听什么情况?」

  有了第一次之后,车菁叫起「主人」来,也顺畅了不少,心里多多少少接收了这个设定,毕竟只有让李凡麻痹大意才能够让她继续执行自己的计划。

  「就先和我说一说,和你一起出现的那个高个子女生还有之前那个穿着忍者服的女生吧。她们和你是什么关系,手里的道具又都是什么?那个高个子,似乎是叫……蒋天佑?」李凡默默享受着车菁双腿之间冰凉柔软的触感,双手也揉着车菁36D的丰满胸脯,只觉得爽的飞起。

  「蒋天佑就是你说的那个高个子女生了,她是女生里最高的人,高中时候是篮球校队的,但是文化课成绩也不错,又会画画,总之是个很多才艺的女生。」乳房上传来的触感即使隔着胸罩也难以磨灭,更何况她身上穿的还是颇为情趣的决胜内衣,材质是柔软的丝织品,更添几分敏感。一直被李凡变着花样揉着,初经人事的她哪里又受得了,虽然很害羞,但是却忍不住呻吟。身体上传来的异样感觉也让她的双腿忍不住来回摩擦起来,而李凡的肉棒恰好就在其中,偶尔肉棒的上端还会碰到一块丝质的布料,感觉湿湿的。

  「这些有什么用,我要听的是她手里那个球有什么效果。」李凡一边享受,一边用力捏了一下车菁的胸部。

  「啊~」车菁娇喘一声,胸部传来的却并不是疼痛感,这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契约,让来自李凡的碰触全都变作了快感,下体更是因为一瞬间的刺激,漏出了几滴不明的液体。「主人,你就饶了我吧……做了你的奴隶之后,整个人都对主人的碰触特别敏感,再这样下去,我怕会上瘾的……」

  「上瘾了又怎么样?这就是你的宿命。」李凡变本加厉地解开了车菁衬衫的第二排扣子将手伸进了衬衫里面,摸到了更加浑圆的肉球,「别打岔,继续说。」
  「是……」车菁只觉得在李凡的抚摸下全身都燥热起来,呼吸更加粗重,但是主人的命令却无法违背,只能强忍着舒服的感觉,挣扎着道,「她的两个球可以自由操纵,可大可小,她给我们展示的时候,大能达到篮球般大小,小能小豌豆大小,似乎她还有留手。」

  李凡皱起了眉头,问道:「这个道具有什么奇怪的功效吗?比如砸中了人就会让人心甘情愿被她驱策,或者砸中了的人就会不由自主地发情之类的?」
  「据我所知是没有的,天佑也一直只是用它来砸人。她以前是篮球队的,所以砸人特别准。」车菁一边享受着李凡的双手,一边回忆道,「不过话虽如此,谁知道她有没有私藏些什么呢……当时我们女生在宿舍里聚会,虽然在那个人的安排下,大家互相通报道具,但是心中难免有些小九九吧……」

  「哦?你就是心里有小九九的?还有,那个人又是谁?之前似乎也听你提到过?」李凡很是好奇,老早就听说过,女生宿舍里面特别混乱,经常会有四个女生三个微信群的情况。

  「就是那个蓝心莹啊,仗着自己的道具吉他特别强力,一开始就收下了好几个男生当奴隶,建立了女生保卫部,俨然自己一副校园女皇的样子。但是女皇可是我想做的,所以我不是很服她,想要扶植自己的势力,但是可能又打不过她,就只好虚与委蛇了。没想到,现在却是被主人收服了。」车菁微笑着捧起李凡的脸,亲了他一口,「但是这样却也不错,人家现在,已经越来越喜欢主人了呢。」
  「那之前的那个小忍者呢?她现在在哪?」李凡想起之前似乎还有一个穿着忍者服的少女在帮助车菁,连忙问道。

  「主人是说,小颖?她可是我引以为豪的闺蜜哦,得到了一件忍者服,所以忍者能做的事情大多数都能做。」车菁微笑着说道,「不过主人要是问她在哪的话,我也只能告诉你,她就在你的身后哦~」

  李凡突然间全身的汗毛不由自主地全部战栗起来,因为他感觉到了,一件冰冷的物体,悄无声息地抵住了他的脖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